真是昔非今比,投稿之感想

于是我翻箱倒柜在家找起了照片,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张满意的,没过几天这位副主编又来了音信告诉我,我的五首诗拟定在诗刊二期发表,并诉说了现在办刊之艰难,杂志社由原来吃皇粮的纯事业型,改为断奶型的经济实体,加之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文学作品只能满足于圈里少数人欣赏,所以经济效益远远落后于社会效益,现在办刊物和办报纸一样卖点太低,经常积压大量刊物在库里……等等诸多苦衷,说者有意,听者懵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