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事已至此,我把诗意写在你的琴弦上

  可事已至此,我把诗意写在你的琴弦上
  还记得那年夏天,是我与你初见,也是我与她们初见,但当时的我并没有分这么多的界限,因为我把她们都看得和你一样,一样如雪花般洁白澄净,一样似莲花般清逸飘香,只是短短的时间里,我的内心在说把“你们”改成“你”,

你说/木芙蓉的色变/像美人一世的容颜/你说/银杏树的冬天/是母亲一生守候的终点/你说/腊梅花的秘密/是你对家乡深深的怀念/我以为你所言/都象征着留恋/可你只是轻啖/绿菊的清浅/才演绎出一幅诗意的江南,

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未经授权杜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为你推荐的美文:
  | 伤感散文 | | |

  

能和你成为大学中最要好的朋友,本来在我的意料之外,当然,现在回想起这两年来发生的一幕幕,不觉莞尔一笑,一切竟在情理之中。
  

是缘分?可以这么认为,毕竟我们从山南水北聚集到这所学校里。但是,也不尽然如此。如果完全只是因为缘分,那么,我又要怅然一番,毕竟同校的人也不少,就算同班、同一个寝室的同学,也并非只有你我。所以,我认为缘分仅仅是一个开始,开始给我们机会相见、相知、相伴。到最后,我们懂得彼此相惜,便成为了好朋友。
  

曾几何时,你说喜欢“初见”两个字,我知道那是源于你心中的一首诗,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其实我也喜欢,因为我始终相信“最美不过初见”,可是,经过了许些年,喜欢,也只能算作以前。还记得那年夏天,是我与你初见,也是我与她们初见,但当时的我并没有分这么多的界限,因为我把她们都看得和你一样,一样如雪花般洁白澄净,一样似莲花般清逸飘香,只是短短的时间里,我的内心在说把“你们”改成“你”。后来,我才有了自己对最美初见的诠释。对待那些话不投机更甚是不如不见的人,初见才算是最美,然而,对于那种志趣相投,懂得惺惺相惜的人,初见,不过是牵引着自己去发现别人更美的一瞬间。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变得只剩下“我和你”,有时候,我也问自己,这样的结局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遗憾。可事已至此,能与某些人相安到老,罢了;只要能与你推心置腹,最好。
  

你说/木芙蓉的色变/像美人一世的容颜/你说/银杏树的冬天/是母亲一生守候的终点/你说/腊梅花的秘密/是你对家乡深深的怀念/我以为你所言/都象征着留恋/可你只是轻啖/绿菊的清浅/才演绎出一幅诗意的江南
  

为你做这首诗,其实信手拈来,因为一切都源于我们的生活,一般自然。当春天走来时,百花盛开,满园绽放,你会说,欸,看,这就是玉兰,那是桃花,可不是会结果的那种,而是只供观赏。当夏天走来时,我只知道荷池的绚丽,你却指着食堂旁边的一棵石榴树,叹息,纵然火红妖娆,可宫廷女人是如何把它嫌弃。当秋天走来时,我以为银杏树把秋的美丽占据,可你却执着于那清浅的绿菊。当冬季走来时,万物都变得沉寂,唯有红梅簇蔟傲枝头,把你的思绪牵起。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你,爱菊,爱梅,才文艺范中保持着一股执着气。
  

那是在黑夜里,我们相互坦诚着自己最真心的秘密。原来我们的梦都一样,好比天上的疏星,只隐藏在寂寞的漆黑的夜里,暗无天日。说着,我有意放弃,因为我并不想一辈子都躲在旮旯里。可你却用最微弱的声音,划破了黑夜的宁静。是平稳而又急促的语调。因为坚持了十几年的梦想,那么长,却又那么缥缈。后来,你甩了甩衣袖,说,好在星星还会在夜里闪烁。只是,走到了这一步,我们的梦,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因为我们都不知毕业的那一天,是梦的实现,还是从此不再相见。
  

又是回春之日,我把诗意写在你的琴弦上,虽不能曲水流觞,但在杨柳岸边,海棠亭畔,梨花香里,也不负你我高山流水一常
  

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未经授权杜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可以点击,让大家看到你的作品,同时也有稿费可以拿,快来投稿吧!
  所以,我认为缘分仅仅是一个开始,开始给我们机会相见、相知、相伴,其实我也喜欢,因为我始终相信“最美不过初见”,可是,经过了许些年,喜欢,也只能算作以前,当冬季走来时,万物都变得沉寂,唯有红梅簇蔟傲枝头,把你的思绪牵起,可你却用最微弱的声音,划破了黑夜的宁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