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昔非今比,投稿之感想

  真是昔非今比,投稿之感想
  

最近在闲暇之余写了几首小诗,于是我翻箱倒柜在家找起了照片,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张满意的,本以为编辑部是一座清水衙门,谁料想也是清中有浊。
  

最近在闲暇之余写了几首小诗。
  

也许是出于好奇,就想到了一家诗刊杂志社,想到那去试试水。毕竟自己辍笔多年……
  

稿件寄出十余天便有了回音:”你的稿件已阅,本刊拟定发表,具体事宜请与我联系……“落款某某副主编。
  

自己也没有想到几首歪诗竟然首投即中,一种喜悦在心里油然而生。
  

写作也是一种劳动,这种劳动无论简单与复杂一旦得到社会的某种认可,说明它有了自身的价值。无需给他作具体的定位。大家有目共睹,总比孤芳自赏好一些。
  

没过几天,这位编辑又发来邮件要我一张生活照,最好是近照,2000像素以上的相机照的,便附一份个人简历。于是我翻箱倒柜在家找起了照片,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张满意的。不是太旧,就是模糊。最后还是用日本朋友送给我的新相机自拍了一张,连同简历一起发了出去。剩下只好在此静候佳音。
  

没过几天这位副主编又来了音信告诉我,我的五首诗拟定在诗刊二期发表,并诉说了现在办刊之艰难,杂志社由原来吃皇粮的纯事业型,改为断奶型的经济实体,加之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文学作品只能满足于圈里少数人欣赏,所以经济效益远远落后于社会效益,现在办刊物和办报纸一样卖点太低,经常积压大量刊物在库里……等等诸多苦衷,说者有意,听者懵懂。细一品味,我终于悟出点味道:莫非要我订此诗刊?
  

后来这位副主编的话证实了我的臆测。其实,订一本刊物用不多少钱。关键是文学作品一旦和金钱扯上关系就变成了一种讨价还价的交易。本以为编辑部是一座清水衙门,谁料想也是清中有浊。
  

这位副主编的话或多或少引起了我对现在编辑部的厌恶和反感,我不想用我辛辛苦苦写的文字与他人作为一种交易,如果交易成功岂不亵渎了文学在我心中的那一块圣土。
  

以前自己投稿是有报酬的,不但有报酬,还能免费得到发表作品之刊物,现在不同了。真是昔非今比,物是刊非了。
  

彷徨之余心想:也许我的稿件投错了地方……嗨,三流稿件也只能找一个三流刊物,这也许就是物以类聚吧!

  

自己也没有想到几首歪诗竟然首投即中,一种喜悦在心里油然而生,

写作也是一种劳动,这种劳动无论简单与复杂一旦得到社会的某种认可,说明它有了自身的价值,细一品味,我终于悟出点味道:莫非要我订此诗刊?,关键是文学作品一旦和金钱扯上关系就变成了一种讨价还价的交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