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之前又想到了什么,她怀孕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他想负责

  离开之前又想到了什么,她怀孕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他想负责
  

梁希城大步走过去,“不要动那些碎玻璃1

炎凉大概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来,原本被惊得有些苍白的脸色在看到梁希城的时候又不受控制的红了红,手指倒是停在了半空中,话过来,她刚刚打你的电,”

关就一愣,彩金?

这种东西梁总怎么可能会接触?就算是要送给以往有机会可以待在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可能会选那么普通平常的饰品。
  

对于白炎凉来说,未婚先孕还不是让她最心塞的,怀孕了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才是真正倒霉催的!两个多月前的一次醉酒,她意外地失了清白,前几天公司的体检被告知自己已怀孕,她觉得天都要塌了,可同时,总经理却对她越来越好,他的变化让她真要怀疑了,尤其是他在她家里发现了一样东西后……

他眸光陡然一沉,一把丢掉了纸巾就将那枚耳钉拿起来,眯着眼眸仔细观察了片刻——

这个耳钉,他怎么觉得很眼熟?

梁希城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这个耳钉,举到眼前细细观察。

这个应该是一个彩金耳钉,价格也不会太高,千把块钱就够了。按理来说,他根本就不可能会接触到这一类的饰品……

可是……

他却是觉得很眼熟,刚刚就这么一眼望过去,第一感觉就是在哪里见过。

现在越看越是可以确定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外面忽然传来“砰”一声闷响,将深思中的男人骤然拉回了现实。

一阵短促的惊呼声也随之响起,是炎凉的声音。

梁希成飞奔出去,看到她站在厨房里,脚边还有一地的碎玻璃,应该是她打碎了杯子,碎片上也在冒着热气,她小心翼翼弯着身子,伸手正吃力地想要去捡地上那些玻璃。

梁希城大步走过去,“不要动那些碎玻璃1

炎凉大概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来,原本被惊得有些苍白的脸色在看到梁希城的时候又不受控制的红了红,手指倒是停在了半空中。

梁希城高大的身子已经蹲在了她的面前,一把拉过了她的手,仔细观察了一下才问:“烫到了没有?”

“……没、没有。”她摇头,声如细丝。

被梁希城抓着的手腕一阵酥麻,好不容易刚刚平复的心情似乎又有些不受控制地动荡起来,炎凉忍不住挣扎了一下。

“梁总,我本来想请你喝杯水的,不过我真的很不小心,现在杯子都打碎了……”炎凉见他一直都不开口说话,一双深邃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她只仓促的瞥了一眼就已经转开了视线。

她不想再去探究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眼底到底是蕴藏着什么样的情绪,他如此的高高在上,她太平凡,的确是不能高攀。

“已经很晚了,梁总,我打算休息了。”这意思,是下逐客令了。

梁希城心中一  阵阵邪火越发旺盛,偏偏炎凉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得体大方,甚至还是如此的善解人意,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反驳或者生气……

“嗯,我走了。”梁希城俊容表情有些阴沉,不过语气还算是平静,离开之前还没有忘记交代她,“好好休息,这种伤是要养的,明天不用来公司了。”

炎凉刚关上公寓的大门,身子就颤抖起来。其实她不知道为什么梁希城会突然这么对她,可是她能够感觉到的是,他在做出那样的举动之后就后悔了。所以他才会那样极力的想要和自己解释……她一点都不怪他,因为她太明白两人之间的悬殊。

他说得对,她只是他的秘书而已,而刚刚……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许他是……喝多了,虽然他很清楚他今天晚上根本没喝酒,但是……

她的手慢慢地覆上了自己的小腹,梁静珊那句话似乎又在她的耳边响起——白炎凉,你的身子都已经不干净了。

是,她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她失去的不仅仅是初夜,她还得到了一个“意外礼物”,也许会纠缠着她一辈子……

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去接受一个未婚怀孕甚至是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女人,更何况是梁希城。

她怎么配呢?

梁希城刚走出公寓大厦,关就已经下车帮他打开了车门,“梁总。”

“你先回去吧。”梁希城伸手扯了扯领带,“我自己会开车回去。”

关就应了一声,离开之前又想到了什么,“梁总,刚刚叶青小姐有打电。话过来,她刚刚打你的电。话了,不过一直都没有联系上。”

梁希城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已经关机了,大概是没电了。

“我知道了。”梁希城挥了挥手,没有其他的指示,关就略一颔首,还没转身,他却忽然又叫住了他,“关就,等一下。”

“梁总,还有什么吩咐?”

梁希城眯起眼眸,脑海里闪过刚刚在炎凉的公寓洗手间里看到的那个耳钉,“我想问你,你有见过我接触过一枚蝴蝶结形状的耳钉么?彩金的。”

关就一愣,彩金?

这种东西梁总怎么可能会接触?就算是要送给以往有机会可以待在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可能会选那么普通平常的饰品。

关就很认真的想了想,摇头,“不,梁总,我不记得你有接触过这类型的饰品。”

难道是他记错了么?
“行了,你先回去吧。”梁希城也不再多问,弯腰坐进了驾驶位,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自己记不起来,关就也说没有见过,可是为什么他心中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他分明就是在哪里见过……

梁希城并没有着急开车,他伸手用力地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最后又焦躁地掏出了烟盒。虽然已经开封很久,但是里面的20根烟还是完整无缺的。

他很少抽烟,只有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抽一根。

今天晚上他的心情不好,随手抽了一根含在了嘴里,又从车子备用箱里面找了打火机,双手微微靠拢,点燃了打火机,他凑过脸去,将烟点燃。

火苗很快熄灭,昏暗的车厢里,只留他指尖的那点猩红在一闪一闪,忽明忽暗,仿佛是代表着主人此刻的心境——

是,他是梁希城,他做事一直都干脆利落,在商场上如此,更别说是女人而已。

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而这样的思前想后。

白炎凉,不过就是他的一个小秘书,他虽然早在她读书的时候就已经见过她,但是彼时甚至都没有什么印象。而如今,也不过就是留在自己的身边两个月,她却好像是森林中的一个精灵,那样的诱人,不知不觉都就这么横冲直撞地进入了他的世界。

他甚至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烟雾从他性感的薄唇之中缓缓吐出,梁希城无意识的眯起眼眸,那双妖娆的眸子隔着一片烟雾,晦暗不明,而素来有点洁癖的他,此刻甚至都没有发现,烟灰早掉在了自己的西裤上。

  

外面忽然传来“砰”一声闷响,将深思中的男人骤然拉回了现实,所以他才会那样极力的想要和自己解释……她一点都不怪他,因为她太明白两人之间的悬殊,”

“你先回去吧,

他很少抽烟,只有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抽一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